母亲的立冬


立冬来临,时令开始进入冬天。这个时候,勤快的母亲也开始忙碌起来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秋收之后,冬小麦要抓紧时间播种。田野里,最后一块晚稻已经收获,伴随着新翻过来的泥土,大地的金黄不再。父亲开着旋耕机耕地,母亲在后面撒肥料和麦种,一番紧张的忙碌之后,土地被梳理得很平整,成了麦子温暖的床。几天以后,小小的麦苗开始探出娇嫩的身子,争先恐后地冒尖儿。又过了那么几天工夫,地里便是绿油油的一片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家里的菜园,也被母亲侍弄得井井有条。晚秋罢园之后,那些老南瓜需要采收贮藏,辣椒和茄子也要一个个摘下,拔去残余的根,扁豆和丝瓜留着变老,以备明年的种子。秋天里所有的蔬菜瓜果都要翻新,换上冬天的品种。在母亲勤劳的双手下,初冬的菜园蒜苗青青,大葱翠绿,肥厚的白菜惹人喜爱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立冬之时,无边落木萧萧,到处是枯枝残叶,母亲就张罗着捡柴禾。离家不远的小树林子里,落叶铺了厚厚一层,那是极好的燃料。母亲早起晚归,拿起扫帚不停地清扫,很快就运回家一大堆。田野边的小径上,辣蓼等枯草已经变黄,母亲拿着镰刀,边砍边运,收获颇多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“立冬补冬,补嘴空。”农耕时代,劳动了一年,冬天到来时便要做点好吃的,来犒赏一家人的辛苦。立冬这天,母亲早早地挑出肥硕的鸡鸭,准备丰盛的午餐。我和妹妹们就像过节一样,心里甭提多高兴了。吃饭时,母亲把肉多的给我们吃,自己却啃起那些干瘪的骨头。那时我们太小不懂事,还天真地以为母亲不喜欢吃,只看见她微笑的目光充满了慈爱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记忆中的立冬,最爱吃母亲做的饺子。那时候家里穷,日子艰苦,平时难得吃上一回饺子。立冬是秋冬季节之交,所以一定要吃一顿饺子。母亲从集市上割回来一点猪肉,配上自己种的白菜做馅,用自家产的小麦面粉做皮,好吃的饺子可香了。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,母亲总是会摸着我们的头,说:“别急,慢慢吃,还有呢。”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又逢立冬时节,故乡的枫叶愈发火红,母亲的白发又多了几根。在第一片雪花飘落之前,我一定要回一趟老家看看母亲,亲自给她包上一顿饺子,陪她聊聊那些美好的冬日时光。(马从春)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