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国庆搬新家


我上初三那年的夏天,一天傍晚,爸爸下班回家跟妈妈说:“老周搬新家了,是他之前看中的那套72平米的单元房,在市区,他邀请咱们去参观呢。”妈妈略带吃惊地问:“这么快就买啦?”爸爸说:“他呀,早就不想住筒子楼了!咱们什么时候买新房呢?”妈妈不说话了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周叔叔是爸爸的老朋友,我们经常去他家玩。周叔叔一家四口住在单位分的、不足二十平米的房子里,屋里仅放床、衣柜、方桌就挤得挪不开身了,厨房、卫生间都是公用的,天天早晚排队刷牙洗脸,有时上厕所也要排队,洗澡更是一件麻烦事。周叔叔不止一次跟爸爸抱怨过:“什么时候才能不用过这种天天大清早起床倒痰盂的日子啊!”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几天后,爸妈带我参观周叔叔的新家,三室一厅,单独厨卫,一个小阳台,通风采光都好,小区里的环境也好,周叔叔一家喜气洋洋的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回来后爸爸就跟妈妈商量:“咱们也买套商品房吧,像老周那样付一部分钱,余下的用公积金贷款。”咱家的住房条件不比周叔叔家好多少,妈妈也盼着能改善一下,可是买房子毕竟不是买大白菜,需慎重,妈妈便跟爸爸建议:“你再打听打听。”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家中长辈听说爸爸要买房子,而且是贷款买,纷纷劝阻:“那不是背上债了吗?啥时候能还清?要不要付利息?”“身上背着债,住进新房子也不舒心呀!”“如果以后单位分福利房,你不就吃亏了吗?”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朋友、同事们却是另一种说法:“以后就没有‘福利房’一说了,住房货币化、市场化是将来的趋势。”“就算单位分福利房,又要抢号头、又要论资排辈,分到手的房子还未必是自己满意的,不如买商品房呢,自己中意哪套就买哪套。”“商品房规划合理,环境好,物业好,住得舒服。”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就在爸妈犹豫不决的时候,同住一栋筒子楼里的住户陆续搬走了好几家,都搬进了崭新宽敞的单元房。爸妈商量了好几个晚上,终于下定决心:买房子!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爸妈拿出多年积蓄,又按揭了一部分,买下市中心一套看中已久、80平米的单元房。当时人们已经有了“装修”意识,市面上大大小小的装修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爸妈找了一家口碑不错的装修公司,精心设计,把新房装扮得漂漂亮亮的,家电和家具,等日后手头宽裕了再慢慢添置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那年国庆节,我们终于搬进了期盼已久的新房子。新房子宽敞明亮,站在阳台上就能看到远处的马路和车辆,小区里绿树成荫,月季花、桂花、菊花、合欢花、美人蕉争芳斗艳,小广场上有各种健身器材,景观池一到周末就喷出彩色喷泉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搬进新房子后,爸爸最爱做的事就是养花,他说以前房子小,没有地方养花,现在想养几盆就养几盆;妈妈最爱做的事是烹饪各种美食,她说以前厨房公用,想蒸糯米糕、炸焦叶子都得凑机会,现在好了,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,再也没人催了;我最爱做的事是搬把椅子、泡杯茶、坐在阳台上看书,又安静、又舒适、又有花香,真惬意啊!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那年国庆搬新家,是岁月长河里一朵动人的浪花,折射出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折射出祖国的日益富强。(赵闻迪)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